hi,欢迎来到转单宝!请登录免费注册

厄瓜多尔玫瑰倒逼云花转型 昆明将建远程花拍平台

互联网 | 阅读:2066 | 2016-06-24 17:00:06

来自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的一则信息将云南花卉推入一个颇为尴尬的境地:就成交量而言,昆明花拍中心已在全球所有花拍中心当中排在第4位;但就交易额而言,却只能排在荷兰、德国、日本、巴西等国家的后面,位居第6位。虽然消费在持续增长,但鲜切花种植总面积达到18.6万亩、产量达到86.9亿枝的云南,依然无法回避“量高价低”的现实。



电影《美人鱼》虽然已经落幕多时,但邓超饰演的富豪刘轩向美人鱼求婚的场景依然还停留在不少人的记忆当中,有“玫瑰中的爱马仕”之称的roseonly更是借助这一画面狠狠地秀了一把。无独有偶,吴奇隆刘诗诗在巴厘岛的梦幻婚礼,李小璐、杨幂、林志颖等明星的微博,背后都有roseonly的身影。

凭借厄瓜多尔高品质玫瑰的号召力以及“一生只送一人”等营销手段,roseonly自2013年成立以来,即便每束玫瑰的价格动辄在千元以上,但年均增长速度依然超过100%。来自云南省农业厅的信息更是显示,国内市场,2015年厄瓜多尔玫瑰的销售额较2010年增长了55.6倍,高端市场对鲜花的消费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而来自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下称“昆明花拍中心”)的一则信息则将云南花卉推入一个颇为尴尬的境地:就成交量而言,昆明花拍中心已在全球所有花拍中心当中排在第4位;但就交易额而言,却只能排在荷兰、德国、日本、巴西等国家的后面,位居第6位。

虽然消费在持续增长,但鲜切花种植总面积达到18.6万亩、产量达到86.9亿枝的云南,依然无法回避“量高价低”的现实。如何进一步提升花卉品质、抢占国内高端市场已是云南花卉企业不得不去思考的一道难题。

产量连续22年领跑全国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位于斗南的昆明花拍中心却逐渐热闹起来。

晚上8点左右,灯火通明的拍卖大厅,被包装成箱的玫瑰、绣球、勿忘我等各色鲜切花依次排列在传送带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供货商、购买商、花市老板和拍卖员占据了500多个交易席位,价值数万甚至上百万的鲜切花,每4秒钟就能完成一笔交易。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上演。通过拍卖交易的鲜切花,除销往全国各地外,还出口到泰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澳大利亚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昆明花拍中心完成交易量8.45亿枝,实现交易额6.08亿元。

但这只是云南鲜切花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来自省农业厅花卉产业处的信息显示,2015年,云南鲜切花种植总面积为18.6万亩,产量达到86.9亿支,实现产值52.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8%、1.8%和17.3%。鲜切花产量连续22年保持全国第一,占全国70%以上市场份额。

然而,和国外一些高品质鲜切花相比,产量连续22年保持全国第一的背后,“量高价低”却是不争的事实。以玫瑰为例,在昆明花拍中心8.45亿枝鲜切花当中,玫瑰的交易量达到6.3亿枝,约占总量的75%,均价为0.76元/枝。与之相比,在一些高端花店里,一枝厄瓜多尔玫瑰售价动辄在百元以上。专售厄瓜多尔玫瑰的roseonly,最便宜的玫瑰花束在其官网三枝售价799元。

虽然用拍卖价和终端价相比较有失偏颇,但二者之间的差距却无法回避。此外,2010年到2015年,厄瓜多尔玫瑰5年55.6倍的增长也是不争的事实。

三大短板影响云花品质

不过,在昆明花拍中心总经理张力看来,对于55.6倍这一数字应当持客观态度。

“55.6倍看似很大,但其实厄瓜多尔玫瑰在2010的基数很小,国外花卉大规模进军中国市场实际上开始于2013年。” 张力告诉记者,2013年的雪灾以及低温霜冻天气致使云南花卉产业受损严重,国内市场供不应求。

在此背景下,以厄瓜多尔玫瑰为代表的国外高品质花卉乘机进入中国市场,并迅速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走红。对于国内很多消费者而言,厄瓜多尔玫瑰的品质确实较市场上常见品种高出一截,人们愿意花更多的钱为品质买单,高档花的消费理念也开始逐渐形成。

“也是从那个时候,云南的花卉从业者才发现,原来国内有这么高的消费能力,大家在感到压力的同时,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和信心。”张力说,对于云南的花卉从业者而言,高档花的消费市场已经形成并日渐扩大,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去争抢这一块蛋糕,如何从中分一杯羹。

不过,张力也指出,除了品种方面的差距外,云南鲜切花还存在三个方面的短板:一是花卉的生产设施设备普遍老旧,二是对采后处理重视程度不够,三是物流环节严重影响花卉品质。

“厄瓜多尔、肯尼亚和云南是全球三大鲜切花主产区,就品种而言,云南鲜切花与厄瓜多尔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与肯尼亚之间的悬殊并不大。” 张力指出,虽然品种有差距,就国内市场而言,云南占尽“地利”优势,如能弥补上述短板,引领高端消费市场并不困难。

传统观念正在转变

和张力一样,更多的云南花卉从业者看到了高端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

距离昆明100多公里外的通海县是云南重要的花卉主产区之一。5月20日,记者走进位于通海县河西镇的云南云秀花卉有限公司,看到正在进行瓶插实验的几个玫瑰品种,花朵硕大而不俗艳,有着绸缎般的质感。

“我们公司主要种植‘金辉’、‘糖果雪山’等7个玫瑰品种,包括种苗、盆花、切花在内,去年的销售收入在6000万元以上。”公司总经理段金辉告诉记者,公司生产的玫瑰瓶插时间普遍在10天以上,2015年在昆明花拍中心的成交均价1.03元/枝,远高于0.76元/枝的市场均价。

这当中,公司自主选育的新品种“金辉”,是目前国产玫瑰中市场化率最高的品种。段金辉介绍,除了品种优势外,采后处理才是关键,“我们要求剪下来的玫瑰必须在10分钟之内泡在水里,然后在冷库里放置12个小时进行降温处理,之后再进行包装。”



走进云秀花卉低温恒温的采后处理车间,记者注意到,处理好的玫瑰包装上除了公司以及昆明花拍中心的标识外,还有3个阿拉伯数字。听到记者的疑问,段金辉解释说:“这些数字分别代表基地以及分花、包花工作人员的编号,一旦出现发现质量问题,公司就可以追溯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并在第一时间予以解决。”

转变传统观念的当然不止云秀花卉一家。位于弥勒市弥阳镇的品元园艺有限公司,采用进口椰糠进行全基质栽培,每平方米投入达到20元左右。该公司生产的“蜜糖雪山”等品种花大如碗,花朵直径是同类产品的2倍,价格是市场优质玫瑰均价的4倍左右,且供不应求。

“对于云南花卉产业而言,以厄瓜多尔玫瑰为代表的国外高品质花卉大量进入中国市场是一件好事,可以倒逼云南花卉企业引进好的品种,规范种植技术,重视采后处理,改善物流环境。” 省农业厅花卉产业处处长王磊表示,“好花好价”将给云花在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方面带来更多的动力,云南花卉产业要在看到前景的同时也看到自身的不足。只有这样,云南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花卉中心。

自主玫瑰品种拍出最高单价

166个品种资源库,15个新培育或在培育品种,2个新品种已获得国家林业局授权,这是通海锦海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致力于“与国际同类产品竞争,做国际最好产品”的一个缩影。

打开公司的官方网站,“与国际同类产品竞争,做国际最好产品”这句话被明确写在首页。“以前只是个种植户,并不关心市场需要什么,消费者喜欢什么。现在不同了,不关心终端,不提升产品竞争力,企业很难发展壮大。” 公司总经理董春富这样说道。

如董春富所言,在公司位于通海县河西镇的数百亩基地上,记者并没有看到“影星”、“卡罗拉”、“黑魔术”这样的玫瑰“老三样”,取而代之的是“苏醒”、“蜜桃雪山”、“糖果雪山”以及获得国家林业局授权的“红唇”、“心相印”等品种。


“和昆阳等地相比,我们种植‘老三样’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要想获得市场认可,只有种出更高品质的切花。”董春富告诉记者,2015年公司在昆明花拍中心的均价达到1.34元/枝,超出市场均价50%以上,自主选育的“红唇”更是创下了单枝最高价9元的记录。

这当中,公司自主选育的“红唇”、“心相印”两个品种更具有市场竞争力,均价往往是普通品种的数倍。“这两个品种的产量只占到公司玫瑰切花总量的20%左右,销售收入则占到玫瑰切花销售额的30%以上。” 董春富说,公司2015年销售收入达到4300万元,较2014年增加了700万元,其中40%自切花,另外60%来自种苗。

在公司新建成的太阳能光伏大棚里,记者看到,玫瑰、绣球等切花组培苗密密麻麻地排列在立体支架上,在一根根LED灯的照射下,整个大棚绚丽而不闷热。董春富介绍,光伏大棚一天可发电160度,可以满足补光灯及LED灯等设备的用电需求,而经过设计的LED灯不仅可以起到亮化的作用,还可以促进种苗生长。大棚一次可以育苗72万株,一般在33天左右即可以出苗。

加上其他的育苗基地以及“公司+专业合作社+基地+农户”这样的发展模式,通海锦海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已带动农户3570户,带动花卉种植面积7500多亩。曾经畅销一时的国外花卉品种已很难在当地找到市场。

洋桔梗带动一方百姓致富

江川县雄关乡梅子铺,四面环山的坝子里,一片片被平整好的土地上,或是绿油油的蔬菜,或是排列整齐的温室大棚。大棚里,花色繁多的洋桔梗已到了采收的季节,种植户张兴伟一家正忙着对刚剪下来的洋桔梗进行分级处理。

张兴伟的老家并不在江川。2015年,家住通海县杨广镇古城村的他,听说梅子铺这边的土地承包价只要1700元/亩,远低于当地,且洋桔梗市场持续升温,便下决心来到这里,并一下子承包了16亩多地,准备全部用来种植洋桔梗。

“现在已经种下了3亩多地,等到明年16亩地全部投产,一年的销售收入可以达到100多万元,纯利润预计在60万元以上。” 张兴伟告诉记者,目前,包括土地承包款、种苗以及大棚、水电等基础设施在内,总共投了20万元左右,但他3亩多地的洋桔梗已经销售了12万元,前景十分可观。

玉溪佳海农业产业有限公司是推动张兴伟下决心来到梅子铺种植洋桔梗的主要动力。公司从农户手里把土地流转后,再以同样的价格转租出去,承包户负责投入和生产,公司提供种苗、技术支持,并负责采后处理和市场销售。


通过这一模式,玉溪佳海农业产业有限公司已经把通海、江川等地800多户连接在一起。他们或通过承包土地,或利用自有土地种植洋桔梗,面积最少的只有8分地,最多的达到20多亩。

“行情好的时候,收入最高可以达到13万元/亩,行情差的时候,也可以达到4—5万元/亩。” 玉溪佳海农业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夏宇告诉记者,和很多公司拥有数百亩甚至上千亩基地不同,他坚持自有基地“不超过50亩”这一原则,主要起到引领示范的作用,只有这样才能更多调动广大农户的积极性,种出品质更好的洋桔梗。

目前,公司的洋桔梗不仅销往北上广等地,还出口到澳大利亚、日本、泰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2015年实现出口额1000多万元。“我们要从客户赚钱,而不是从农户身上赚钱。” 夏宇说,来自农户的利润,公司会更多地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制定相关标准,并引导农户进行差异化种植,以规避市场风险。

不仅如此,夏宇还与人一起在斗南创办了联创花艺培训学校,通过培训学校进行新品种推广,从而引导终端消费。“目前,公司洋桔梗的市场占有率在20%—25%之间,我们希望通过两年的时间把这一比例提高到60%,带动更多农户走上富裕之路。” 夏宇说。

昆明花拍中心

将建远程拍卖平台

来自昆明花拍中心的消息,该公司计划建立远程拍卖平台,通过在贵州、宁夏等其他花卉主产区建立拍卖分中心,将异地产区花卉通过拍卖中心远程数字化交易平台与现场交易实现联动,以构建全球花卉大流通格局。

昆明花拍中心拥有交易场馆6万平方米,有两个拍卖交易大厅、9口交易大钟、900个交易席位,每天可完成800—1000万枝的交易规模,是国内最大、亚洲第一的产地型花卉拍卖市场,拍卖交易量位列全球第4位。截至目前,昆明花拍中心已拥有种植商(供货商)会员2.5万多户,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购买商3100多户,形成了以玫瑰、非洲菊、满天星,康乃馨为主,其它一百多个品类为辅的花卉交易产品群,日均交易量达280—350万枝,高峰期日交易规模突破700万枝。


“在整个鲜切花交易市场份额上,玫瑰交易量已占云南玫瑰总产量的70%、满天星占90%、非洲菊占50%。”昆明花拍中心总经理张力介绍,经过10多年的发展,昆明花拍中心已发展成为全国花卉交易价格形成中心、行业标准制定和推广中心、花卉产业信息服务中心、花卉品牌推广中心以及全国花卉新品种的推广中心。

在花卉产业信息服务中心建设方面,昆明花拍中心不仅建有全国首个鲜切花交易数据库,还在云南省内建立了35条运输线路,涉及运输点360多个,覆盖云南花卉生产区域,年运输量达到6亿多枝,基本解决了供货商产品从产地到市场的前端物流运输问题。

“建立远程拍卖平台只是我们未来的计划之一,我们还计划引入盆花交易,建立花卉种苗、农资、化肥、包装资材的电子商务平台。”张力表示,将围绕供应链建立集生产、产品及质量控制、市场交易、物流、信息发布等于一体的全产业链信息化管理,建成亚洲最具影响力的花卉信息平台。


新手指南
咨询建议
在线客服

最近联系人

刷新 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