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转单宝!请登录免费注册

倪志翔:花艺不应唯手工尊(图)

中国花卉报 | 阅读:2388 | 2016-09-22 09:41:47

   编者按:花艺究竟以何为美?可谓见仁见智。花艺雕塑有它超越于花草之上,如建筑般的视觉震撼力;自然之风也有它师法自然,令人心醉的生命之美。正所谓:流派无高下,艺术无国界。本栏目欢迎不同花艺风格的践行者踊跃投稿,畅所欲言,共同探讨完善花艺理论体系。

  在参加过两届世界杯花艺大赛之后,我对世界流行的花艺风潮开始有了新的思索,世界主流的花艺究竟是什么样?我很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供业界参考。

  回首近20年,中国大陆花艺界粘贴之风无处不在,不管什么类型的花艺比赛,中国花艺师们不用粘贴捆绑的技法,手工不做到“极致”就会自我否定,总觉得这是拿不出手的作品。“精致”、“精细”这两个关键词成了评判作品的标准!花艺本应该展现大自然的美,我们描述大自然会说“大自然长得很精致?很精细吗?”还有一个关键词“干净”,花材用多了会被评委判定为“不干净”;留大面积人工粘贴的肌理,然后挂一两根藤蔓、几片叶,再加几朵兰花……这“干净”的标准已成为多数花艺师的习惯,使得多数花艺师对于现代花艺的理解被格式化。台湾花艺界似乎追求手工更甚,几千片叶子、上万根钢草,几十名助手通宵达旦粘贴到了巅峰状态!

  然而,回首这20年的世界杯花艺大赛,没有一届冠军的作品是以手工粘贴取胜!2010年我代表中国大陆参加在上海举办的第十三届世界杯花艺大赛,被“格式化”的我和很多大陆花艺人看世界杯国际顶尖高手的作品时,几乎已经无法认同和接受那些“不精细”、“不干净”的作品竟然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平!那些我们认为“乱七八糟”的作品为什么得奖?一次次拷问自己之后,又一次次地走进深山、走出国门,突然发现挪威、德国、法国……那些以花卉材料为主的设计、凸显植物之美的作品,或者说那些曾经认为“不干净”的作品竟是如此之美!真正感动我们的不是结构之美,而是植物生灵的千姿百态,以及生命的可贵与意义!

  人类源起于自然,终要回归自然,无论是毕加索的笔、梵高的画,还是张大千的泼墨、齐白石的花鸟鱼虫……古今中外有艺术成就者顺应自然、追寻自然从没有间断过。我们似乎已忽略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园林界前辈们的丛林式、写景式的东方插花作品,以及世界各地一直深受人们喜爱的“欧洲自然风”。“欧洲自然风”与以手工取胜的“花艺雕塑”两类花艺风格在花艺世界一直都是并驾齐驱。两者有什么关联?又怎样区别呢?可以说,两者都具备线条、空间、形态、结构、色彩、材质等共同元素。如果非得说清楚两者之间关系,我认为粘贴手法是花艺雕塑,是为空间装置、为需求的设计,不会以植物的自然属性为首位,而自然风格的作品则主要关注大自然的再现,致力于使人的心灵变得更加美好。

  一枝独秀不是春,艺术形式不能也不应仅限于单一风格。如今社会环境已发展到危及生态平衡的地步,花艺设计更应以“结合自然、与自然求取协同”为永恒主题。西方的自然风格与中国人历来崇尚的天人合一有着相同的需要,在这个世界大同的时代,艺术需要有共性,但也决不能缺失民族个性。我们正处于一个呼唤民族设计的时代,优秀花艺师正是优秀作品的开拓者,我们肩负使命,为之努力吧!


新手指南
咨询建议
在线客服

最近联系人

刷新 历史消息